喜劇演員,集體出逃_滾動新聞_烏海新聞_烏海新聞網_烏海日報 - 福建11选5|开奖结果
啟航建站系統
頂部右側廣告文字
頭部廣告460x60
橫幅通用100% x 90px

網站首頁 滾動新聞

福建11选5:喜劇演員,集體出逃

作者:未知 來源:互聯網 2020-01-06 09:00 6958 ℃
橫幅通用100% x 90px

福建11选5 www.nshad.com 編者按:本文來自微信公眾號“娛樂硬糖”(ID:yuleyingtang),作者:顧韓,編輯:李春暉,36氪經授權發布。

《唐人街探案》網劇上線了。為了強調劇影IP聯動,勢必是要請同名電影里的角色來串個場的。劉昊然可能是太忙;寶強以視頻通話的形式出現了一下;最終,這個任務落到了肖央頭上。

梳起小分頭、穿上花襯衫,肖央再次扮演油膩警長坤泰,跟《誤殺》里一臉凝重的父親判若兩人。

事實上,正如賀歲檔擠滿了中小成本的國產類型片,這些類型片里也擠滿了轉型的喜劇演員。如《受益人》里的大鵬、張子賢,《長安道》里的范偉老師,《被光抓走的人》里的黃渤、白客,《兩只老虎》里的葛優、喬杉。

喜劇演員,集體出逃

把時間跨度再放長一些。年初的《來電狂響》里,馬麗飾演一名被性侵的大齡職場女性,不再是笑點擔當。沈騰在春節檔的《飛馳人生》里雖然也貢獻了不少搞笑名場面,但最終駕著失控的賽車沖向了大海,很有幾分悲劇意味。

為什么喜劇演員都不再演喜劇了?

喜劇演員的出逃

眾所周知,喜劇是一個非常講觀眾緣的東西。

可能有些人什么都不做,一個表情一個反應都會惹觀眾發笑。而另一些人就算是努力去裝瘋賣傻,也只能讓觀眾產生打人的沖動??梢運?,能夠得到觀眾認證與喜愛的喜劇演員,是很難得甚至很稀缺的。

然而,從演員本人的角度來說,誰都不甘心被就此定型。畢竟,喜劇形象太過知名,帶來名利的同時也會帶來一些煩惱。徐崢就在某綜藝上講過自己和黃渤、沈騰一起去吃火鍋的事,服務員一見到他們就狂笑不止。徐崢自嘲,“好像喜劇演員都沒法正常吃飯了”。

喜劇演員,集體出逃

對于女喜劇人來說,問題可能還要更嚴重一些。因為她們很多時候要自毀形象來達成喜劇效果。賈玲早年說相聲的時候也曾身材纖瘦、伶牙俐齒。但為了喜感,發胖之后也沒有刻意再減肥,這才有了綜藝里所有人都喜歡的“傻大姐”。

馬麗和張小斐則是中戲北電的科班生,在圈中打拼多年后才憑喜劇成名。雖然之后她們戲里戲外一直試圖向世人證明,女性喜劇演員也可以美麗性感,然而收效甚微。

而在今年的演技綜藝中,壓根兒還沒怎么成名的鄂靖文、金靖和辣目洋子,已經在大談打破標簽,不想因為喜劇出身而早早圈定了戲路。

喜劇演員,集體出逃

不是所有演員都駕馭得了喜劇,但似乎大部分喜劇演員演正劇的效果都不錯,特別是偏現實主義題材的角色。

可能正應了卓別林那句話:遠看是喜劇,近看是悲劇。喜劇演員所塑造的始終是頭破血流、執迷不悔的小人物,放在喜劇里是笑點,放在正劇里就是別樣的效果了。

另外,很多喜劇演員都長了一張大眾臉,與偶像劇無緣。但又是大銀幕所需要的長相,從底層的販夫走卒到精英的中產階 級,可以適配多種角色。那種自然而然的生活質感,也是許多偶像明星難以企及的。

黃渤可不是一上來就演喜劇的。在早年與管虎合作的電影《上車走吧》、電視劇《生存之民工》中,演的都是心酸草根。王寶強在《泰囧》《唐人街探案》等喜劇里吵吵嚷嚷、聒噪浮夸,誰能想到他的處女作是禁片《盲井》,還拿了獎。

除了轉型正劇,導演也是喜劇演員轉型的一大熱門選擇。很多喜劇大師,如卓別林、基頓,本就是自編自導自演的全才,表演和調度一同構成了作品的“笑果”。也有許多喜劇演員是一步步走向幕后,比如周星馳,還有現在的徐崢。

當然,導演畢竟還是需要專業能力作為支撐的,大部分演員首次執導電影,效果都挺災難。

更可怕的是曲藝界的朋友也動了當導演的念頭,繼郭德綱(《祖宗十九代》)、小沈陽(《猛蟲過江》)之后,宋小寶也執導了電影《發財日記》,日前剛剛殺青。表達欲旺盛可以理解,但這消息還是讓硬糖君心里咯噔一下。

滑落的喜劇片

喜劇一直是中國觀眾鐘愛的類型。逢年過節看相聲小品,電視有情景喜劇。電影方面,以周星馳等為代表的香港無厘頭喜劇是一代人的青春回憶。內地則有馮小剛對白犀利的馮氏喜劇、寧浩的黑色幽默、徐崢擔綱的“囧”系列,還有一時引領風騷的開心麻花。

2015年可以說是喜劇的高光時刻。年度票房前十中,16億的《港囧》占到第三位,14.4億的《夏洛特煩惱》占第五位,大鵬的《煎餅俠》以11.6億的成績占第八位,王晶的《澳門風云2》9.7億,占第九位。

喜劇演員,集體出逃

《夏洛特煩惱》的成功讓開心麻花就此闖入大眾視野。網絡喜劇IP《屌絲男士》與《萬萬沒想到》也趁勢推出了大電影,將大鵬、萬合天宜眾人送入電影圈。

也正是這一年,裸播的《歡樂喜劇人》意外大爆,開啟了喜劇綜藝的熱潮。熟臉身價飛漲,新人嶄露頭角,甚至還能看到偶像歌手、體育冠軍跨界演小品。而爆紅的喜劇人們,又很快被輸送到其他綜藝以及影視之中,擔當客串或主咖。

但供過于求,必然導致內容的良莠不齊、觀眾的審美疲勞。市場上出現了一大批以笑星云集為賣點的喜劇爛片,導致硬糖君看到某些名字、某種起名方式(比如諧音梗)、甚至某種海報排版,爛片雷達便滴滴作響。

喜劇演員,集體出逃

開心麻花的直男喜劇,沒紅個幾年便顯出頹勢。2018年,女主換成臺灣女星宋蕓樺的《西虹市首富》在暑期檔敗于《我不是藥神》;國慶檔《李茶的姑媽》則遭遇三觀爭議,口碑撲街,最終僅取得6億票房;2019年年底,由《驢得水》班底打造的《半個喜劇》已經盡力去貼近現實和女性視角,但表現也只能說不溫不火。

而在喜劇片滑落的同時,《我不是藥神》、《少年的你》等聚焦現實話題、依靠口碑傳播的“淚點片”開始崛起,被視為電影工業化之里程碑的《流浪地球》橫空出世。兩相比較之下,喜劇更受冷遇,有能力、想嘗試的喜劇演員自然會流向其他類型。

偏愛自己“整活兒”的觀眾

互聯網時代,信息傳遞的速度、流行更新換代的速度都越來越快。過去春晚小品貢獻的流行語可以讓全國人民玩半年。現在則是春晚跟在網民后頭撿段子,講出來的時候已經不好笑了。

當然也有媒介的影響,網絡段子和短視頻大大拉高了觀眾的閾值。如果十幾秒的短視頻能夠讓人笑出來,那何必選擇一部兩小時長、起承轉合的喜劇片?更何況很多時候,正片還沒有吐槽好看。

這屆觀眾似乎偏愛“自己整活兒”。嗑CP,放著好好的官配不嗑,偏愛風馬牛不相及的拉郎:看林黛玉為伏地魔葬花,權志龍為賈玲傾倒,吳亦凡與岳云鵬曠世絕戀,蘇大強與魏無羨甜寵發糖。

最大的笑點是美女翻車、帥哥秒變鐵憨憨,然后又往喜劇里找深沉。用《馬大帥》的素材剪王家衛的劇情,用《小丑》的預告重新解讀喜劇演員和喜劇片。

喜劇演員,集體出逃

這似乎是一種“不要你覺得、要我覺得”的心態,能受觀眾眷顧的內容是互動性強的、解讀空間足夠大的內容。而不是一目了然,直白飽滿的那種。

可能這也是段子或明星拼盤式喜劇片、喜劇綜藝遭遇窘境的理由之一。同時也是歷時三部的《唐人街探案》系列還能保有生命力的原因所在(才不只是因為劉昊然呢?。?。

當然,喜劇是不會消亡的??贍芟8黽改?,人民群眾又會想念喜劇片。到那時可能,又要擔心喜劇演員的更新換代問題。

因為正如開頭所說,好的喜劇演員都極具個人風格,相對來說還是稀缺的。類似的人設,從王寶強換成包貝爾就完全不好笑。周星馳電影里的表演大多延續了他的風格,但沒有一個能夠達到本尊的效果。國慶期間很多人去電影院只為看一眼葛大爺,也是同樣的道理。

如果好不容易等到好的喜劇劇本,好的喜劇演員卻已經走光了,那還真是黑色幽默了。

Tags: 喜劇 演員 出逃

橫幅通用100% x 90px
最近發布
橫幅通用100% x 90px
{ganrao}